不知道这些收视率内幕要吃亏

收视大战”“收视造假”“样本户被污染”“收视资源争夺”,一直都是电视行业热词。细细一数,目前市场上叫得响名号的收视榜单有十余家。在收视争夺战中,它们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你方唱罢我登场,激烈程度不亚于一场收视榜单的“后宫甄嬛传”。

摇妹精心挑选出7家榜单,这就为您一一盘点。首先声明:若有不对,权当瞎掰。

央视索福瑞虽然起步晚于大佬尼尔森,但是后来居上,打败尼尔森成为中国使用范围最广的收视榜,活脱脱一段“甄嬛”娘娘上位的逆袭史。

央视索福瑞目前一手统治着中国90%的收视调查市场,握有5.97万样本户,电视收视率调查网络所提供的数据可推及中国内地12.8亿和香港地区640万的电视人口。

样本户虽说相对较少,但央视索福瑞霸气表示我们就是科学的,样本经过分层抽样产生并且每年都会换,增加样本也不会缩小太多误差。

城市网是目前的最香的香饽饽,较能反映广告最赚钱的城域收视。但既然金主看重,自然会有人动它的歪脑筋,加上索福瑞样本户少而固定的特点又给造假者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收买样本户、改变数据端口、窃听和截留数据等等都是造假常用手段。

全国网号称“绿色天然无污染”,样本户分布广而稀、隐藏较深因此难以被污染。目前也只有覆盖较好的央视以及湖南卫视敢用全国网数据。但是即便“绿色”也实在干不赢“金光闪闪”的广告费。

本着“与国际接轨”的原则,央视索福瑞与新浪微博于2014年7月合作推出了“尼尔森-Twitter收视率”的“拷贝”版本——微博电视指数。

微博电视指数在节目开播前 6 小时开始统计节目的微博提及和阅读数据,并持续统计 24 小时,计算出相关电视节目在微博上的阅读量、提及的人数和次数。

面对酷云EYE的急速上位,央视索福瑞在短时间内又无法独自凭空变出个“野榜”同款来竞争,因此钦点与技术已经成熟的欢网大数据进行合作。在中国每年递增的2500万台智能电视中,欢网覆盖了40%以上的智能终端,累计覆盖用户已过亿。

“央视索福瑞的行业权威性+欢网的大数据资源和技术”,这一强强联手的目的就是央视索福瑞要在大数据收视调查市场中同样做老大,率先树立行业标准,保住自己在收视调查市场中的“主宫之位”。

两者的联盟自然也不会局限于收视范围,还将与多类型数据融合,全方位携手拓展业务,拥抱大数据。

酷云于2014年闪亮登场,在2015年便得万千拥趸,如同前呼后拥的“华妃娘娘”,分分钟可以与 “甄嬛娘娘”央视索福瑞叫板。

酷云EYE采用的收视单位为“实时用户关注度”以及“实时电视台市占率”。“实时用户关注度”就是开机的终端中有多少在看该频道;“实时电视台市占率”即实时观看直播的终端中有多少在看该频道。

截至2016年底,与酷云合作的智能电视生产厂商品牌已超过市场的80%,监测对象已超过1.2亿,酷云大数据监测的电视台数量已达到400多家。

不同于索福瑞、尼尔森等高额的数据服务费用,酷云不仅十分慷慨地将基本数据公开放置于网络上,并且提供详细的实时曲线、流入流出以及独特的用户房价分析、用户兴趣分析等。而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对于广大观众来说,不同于索福瑞的高冷,酷云就如邻家小妹一样可亲可爱。因此,物美价廉的酷云能够在大数据调查产品中处于领先地位,迅速成为收视调查市场中的“网红”。

但“人红是非多”,微博上也曾出现过对酷云广东地区用户“异常活跃”的质疑,这也被视为“华妃娘娘”履历中的一大污点。因此有人说“得广东者,得酷云天下”,也有人据理反驳。面对这些言论,其中真相也请大家自己揣摩。

尼尔森原本是“位高权重”的“皇后娘娘”,没想到因为天朝各种你懂的原因被打入“冷宫”。2010年,在退出中国近两年后,尼尔森宣布以尼尔森网联的身份重回中国收视调查市场。

相比“小家子气”的央视索福瑞在核心城市仅仅1000出头的样本户量,“财大气粗”的尼尔森延续了海量样本,在除上海之外的每个核心城市至少用3000-5000户作为一个采集体系并且全部采用测量仪法,树立作为全球最大市场调查公司的风范与专业。

不少4A广告公司也在同时购买央视索福瑞、尼尔森的两套数据,综合对比双方的数据,然后扣除之间的水分。

比如,2017年与京东商城消费品事业部展开全面的数据合作,加强在大数据和线上快消品销售测量方面的合作,进一步完善对中国快消品行业线下、线上完整的销售全景监测,为零售商和品牌商战略布局及调整提供强有力的数据支持。

2009年“皇后”尼尔森退出中国后,其“余党”——“安陵容阵营”却未退出市场,留在中国的高管们创立了泓安科技,开始进军机顶盒收视测量领域,来打破央视-索福瑞一家“专宠”的局面。

相比央视索福瑞基于模拟电视的数据采集,泓安VAV可采集数据的媒体平台向手机电视、互联网视频等媒体延伸。

但泓安科技并没有如同刚成立时大家预测的那样和尼尔森、央视-索福瑞三足鼎立,最终在争宠之战中败下阵来。

别看美兰德有着一个外国人的名字,实际上它不仅是纯国产,还出身正统,其所属母公司前身为国家统计局信息咨询处。

美兰德在传统收视调查网络方面有着它正统的一面,其“势力”覆盖国内国外、省级地级中央级等数百家电视媒体以及3142个县,连续17年发布业内权威的年度电视覆盖及收视状况调查报告,即“白皮书”。

出身虽然正统的它也积极地拥抱新事物,现已转型为视频领域的大数据分析专家。每周不仅公开发布电视各项网络传播指数(网媒关注度、微博提及量、视频点击量)排行,也针对热点电视圈话题进行网络传播指数分析,什么“小鲜肉”“老干部”统统是它的网络传播力调查对象,是网络视频大数据调查领域的老大哥。

如果非把泽传媒比喻成《甄嬛传》里的哪位小主的话,那她就是第一个受宠的“沈贵人“吧。

泽传媒敢为天下先,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率先玩上“新花样”——发布电视全媒体传播指数。其开发的“泽传媒全媒体传播大数据管理系统”更是在2014年获得官方“敕封”,获得软件著作权证书。

傍上了官方大佬,泽传媒也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两会、春晚等官方属性的全媒体数据,并联合人民网打造官方版本的全媒体传播榜单。被官方翻牌后,泽传媒全面晋升新贵行列。

对于分布各地的广电网络来说,势力分摊,手上白白地握有电视用户资源却不知如何利用。

2015年10月23日,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北京歌华有线联合全国三十余家省市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共同成立“中国广电大数据联盟”,汇聚全国超过4000万双向数字电视用户的收视数据,搭建全国广电大数据平台并建设收视数据调查分析机构。

酷云的崛起、尼尔森的霸气归来、以及各广电的抱团取暖,即便央视索福瑞的地位难以撼动,但大数据已经让其他收视调查公司发现了掘金点,国内的收视调查市场正不可避免地经历着大数据时代下的大变革。

不知道这些收视率内幕要吃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滚动到顶部